奇虎小说网 > 历史军事小说 > 唐末战图 > 第五十章 水军出击(六)

第五十章 水军出击(六)

    “启禀主公,这是十三司发来的加急战报,水军营全军将士于广明元年九月十九在滠水河口击败南下的蕲州水师,一战俘获战船十一艘,水军人马七百余人,蕲州水师郎将李家添被生擒。所部正在赶回望江途中。”一大早薛洋就被陈潇潇拉着去商议成衣作坊扩建事宜。当初原本只是给那三十多名女子找到一个谋生之路的应急办法,没想到如今已经真的已经成了气候。现如今陈潇潇手下的这个成衣作坊已经从三十多人扩展到一百三十多人,采购了数十台织布纺纱的机械,彻底从成衣制作发展出纺纱、织布、制衣和售卖为一体的完整的产业链。规模越来越大之后几乎将太湖县城内部的所有的女子都带动起来。由于是陈潇潇主导的产业,所以在招工的时候尽可能的招收女工,这等于极大的减轻了百姓的生活压力。要知道虽然唐末男女之防和后世相比要轻得多,但是毕竟已经没有了盛唐时期的开放之风,中晚唐的保守已经越发的束缚住这个时代女子的生存之路,加上连年战乱百姓生活困苦,女子的附庸地位变得更加明显。但是陈潇潇的这个女子成衣作坊却在岳西率先开启了女子出工的先例。而且依靠着陈家的地位和她和薛洋的关系,这位陈家大娘子私下里已经被岳西各界戏称为舒州军主母。她所亲自抛头露面带动的产业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拥护,再加上在家中女子进入成衣作坊工作之后带来的收益也切切实实为众多的家庭带来了额外的收益。所以不仅仅这些太湖县的这些女子开始踊跃参加,而且还带动了其他的产业逐渐改变对女子出工的歧视和担忧。至少在如今的太湖县城内,包括陈家在内的店铺和作坊女子当家和女子出工出力的情况大家伙已经见怪不怪了。

    成衣作坊的扩建是因为陈家第一批棉花以及黄猫山一带今年的试种棉花全部被后勤部统一收购然后送过来防线纺纱变成第一代棉布之后,不仅仅军队那边大规模换装下了多大数万件的冬夏军服订单,还需要推向市场,让百姓能够更加认可这种新式的面料。所以在原本的基础上陈潇潇打算再次扩建两处作坊,将纺线纺纱、织布和成衣制作三者独立开来。薛洋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陈潇潇,这段时间忙的没顾得上她,没想到这丫头天生就是经商的料,这么早就能够想到集约化生产的概念了。所以点点头道:“宿松多山地,今年宿松县衙已经在县内大规模推广山地种植棉花。我看不妨在那边设置一个专门的收购处,到时候配合宿松县衙将百姓们种植的棉花全部收过来。一方面增强百姓种植的信心一方面也是给你们找一个稳固的原料产地,避免你们作坊为了原料东奔西跑。”他原本还想趁此机会给陈潇潇灌输一点后世的理念,但是袁袭的这份情报却让他暂时将这些民生事务放下,和她匆匆交代了几句之后返回岳西兵马使府处理军务。

    “哼,每次都说不了几句都被打断离开。”薛洋匆匆而去,陈潇潇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张沐雪却冷哼一声之后道:“潇潇,他有些冷落你了,你不该放纵他的。”

    “姐姐你这就不懂了,他要处理的是军国大事,岂能被这些小事耽误?我本来也只是拉着他来给我出出主意的。现在主意不是已经出了吗?我都没生气,姐姐你生什么气?难不成你也对他动心了?”陈潇潇笑嘻嘻的拉着张沐雪一边走一边笑道:“姐姐如果对他动心我可不介意哦,他是要做大事的人,是不会被儿女情长所牵绊住的,我也不会用这个来绊住他的脚步,我还想和他一起去扫平天下呢。”

    “哟,小小年纪志向倒是不小,但是女子如何扫平天下?难不成向那些大男人一般扛枪上战场?”张沐雪被陈潇潇说的面红不已,但是随即就反唇相讥道:“只怕我们的主母大娘子上了战场不但没能鼓舞士气反倒是会吸引更多的敌人扑上来要把你给抢过去呢。”

    “姐姐你就打趣我吧,回头我就跟薛洋说去,就说姐姐你喜欢他。”陈潇潇不甘示弱,跟着回击,两女瞬间闹成一团。

    不过此时已经回到军政司大厅的薛洋根本就不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他在细细看完十三司的战报之后却苦笑道:“军师,只怕我们不能将李家添直接斩杀。”

    “主公所言甚是,袭和陆翊已经商议过,李家添毕竟是朝廷任命的蕲州水师郎将。就算是因为偷袭望江被我军擒获,也不能直接像对待其他敌人那样就地斩杀以儆效尤,否则容易落人话柄。再者说,十三司传回来的情报,蕲州那边面临的状况其实和我舒州相差不大,蕲州水师是平衡蕲州军和刺史府之间最大的一股力量。如果李家添遭遇不测,只怕会彻底引发蕲州局势的改变。我军目前又没有力量拿下蕲州,那还不如将李家添放回去,至少能够起到稳住蕲州岌岌可危的局势的作用。”袁袭在薛洋开口之后跟着点头道:“以袭之见,莫不如主公赶赴望江一趟,和李家添亲自谈谈,毕竟虽然此战他是一败涂地,但是我军却并没有伤及他自身的性命,留着他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哦,果如此,只怕军师已有谋划吧?”薛洋饶有兴趣的一笑问道:“军师打算派何人先行出手?就算是我要去,那也只是和李家添表个态,此等事情最好还是暗地里进行为好,上不的台面。”

    “就让陈烨自行处置吧,他本就擅长把握人心,心思机变,这等事宜他出马不会吃亏的。再者说李家添一个败军之将难道不打算付出点代价就以为我军能够放他?朝廷如今面对黄巢乱军已经是吃力万分怎么可能去管他一个小小的郎将生死?只要我军放出风去,李家添已经被擒获,旦夕之间不但李家会被彻底夷为平地,他的水师郎将的位置也会不保。这些事情李家添做了这么多年的水师郎将一定会想清楚的。”袁袭胸有成竹所以说出来的话是有条不紊。

    “既然如此军师安排完这些之后就随我走一趟望江吧,让陆翊守家。”薛洋笑道:“马上就要入冬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