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虎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三章 钟声!

第八十三章 钟声!

    烙印着西卡领主长剑徽章的马车,在傍晚时分从下七环出发。

    如火烧一般的阳光让长剑徽章染上了一枚霞光。

    在将代表‘战神’的染血长剑徽章取掉之后,单独的一柄长剑也仿佛是归鞘了一般,内敛却不会懦弱,面对困难也不会退缩,且,是依靠自己。

    艾琳.西卡靠在马车中,回忆着当初父亲讲述着的家族故事。

    很多故事都记不清楚了。

    她记得的只是父亲一直强调着的‘自强不息’和‘谦虚有礼’。

    不过,在自己兄长,这位虔诚的‘战神’信徒成为西卡家族的族长后,一切似乎都稍稍变味了。

    而现在,一切再次回到了正轨。

    西卡家族重新成为了西卡领的领主。

    虽然她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主,但她会努力做到最好的。

    回忆着整整一天,那两个小女孩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模样,这位男爵夫人认为自己应该做得更好,至少要做到让她们去了西卡领不会失望的地步。

    小大人一般的姐姐,单纯可爱的妹妹。

    一想到姐妹两人可能会有的失望,这位男爵夫人就觉得不能够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两个可爱的小姑娘,简直和卡尔小时候一样,可惜卡尔到了七八岁就不再让自己给他穿小裙子了,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小裙子,为什么不能穿一下。

    现在有了艾琳、艾丽,她们一定会喜欢那些小裙子的。

    好像回到西卡领就去给她们定小裙子啊。

    不!

    最好的裁缝一定是在艾坦丁堡的!

    明天我可以找人打探一下。

    男爵夫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嘴角忍不住的上翘起来。

    至于来时的忐忑?

    没有了!

    西蒙的再三保证,她是相信的。

    既然西蒙说了交给他,那她就选择相信他。

    剩下的?

    自然是要思考小裙子的颜色和图样了,希望能够碰到一个可靠的裁缝。

    马车在男爵夫人的思考中,平稳的驶入了艾坦丁的王宫前。

    驾驶着马车的罗格特,因为身材太过高大的缘故,坐在车夫位置上,直接露出了半截后背,自然的座椅也是十分的逼仄。

    如果可以的话,他宁肯步行。

    不过,使者大人的话语,他可不会不听。

    必须要保护好男爵夫人。

    因此,他坐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他的同伴们有六个骑马护卫在马车的两侧和后面,当然了,这是明面上,在暗处还有六个人悄悄的跟随。

    艾坦丁不是西卡,他们必须要小心翼翼。

    尤其是在看到了那个遮挡着艾坦丁王宫的战神殿时,年轻人们眼中闪过一丝抵触、厌恶。

    虚伪、残暴的家伙!

    年轻人们这样的评价着。

    明面上保护着男爵夫人的罗格特没有丝毫的掩饰,看了一眼战神殿,然后——

    呵,tui。

    一口浓痰就这么吐在了地上。

    接着,被淹没在了队伍车轮下。

    远处的‘战神殿’没有丝毫的发现。

    原本在这个时候,应该是有一位佩剑祭司带两位带刀执事和不少于二十名的执事守在这里的,可惜的是,昨晚的‘异变’让整个战神殿都乱了套。

    罗格特甚至经过战神殿的时候,都能够闻到一股血腥味。

    “祝愿你们不得好死!”

    身为‘迷雾’忠实的信徒,对于诅咒曾经在西卡城造成数次破坏,却又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年轻人没有任何的顾忌。

    就如同这群家伙曾经不顾及那些年轻的女孩一样。

    吊死、斩首在年轻人看来都是便宜了这群混蛋了。

    应该上火刑架,烈焰中才是这群混蛋的归宿。

    不过,年轻人很快就调整了情绪。

    因为,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和大家,还需要耐心的等待。

    但,绝对不会太久。

    心底的念头,让罗格特越发的坚定了心中的信念。

    他的注意力开始看向了艾坦丁的王宫。

    下一刻,这位和熊一样雄壮的年轻人就是一皱眉。

    粗大、健壮的外表没有影响到年轻人的感知、直觉。

    此刻,看着眼前的宫殿,他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

    那些守卫的表情有点太奇怪了。

    没有一点精锐应有的气势。

    反而是带着……恍惚!

    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般。

    发生了什么?

    带着心底的疑问,年轻人停下了马车。

    那些恍惚的侍卫终于回过了神,他们按照应有的礼节接待着男爵夫人。

    “王国北地的驻守者,西卡城的统治者,被自然眷恋的艾琳.西卡男爵到。”

    当男爵夫人踏上地毯的时候,这样的喊声从两列侍卫口中响起,一声接着一声传入了王宫深处。

    前两句算是尊称,代表着西卡家族一直以来的荣耀,而后一句则是说明着男爵夫人离群索居的生活态度。

    当然了,绝对不是因为男爵夫人的丈夫增加和熊搏斗的缘故。